?“不去,太冷,我家安安身体吃不消!”

陆续目瞪口呆地看着他,心说:这话你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,脸呢!陆续敲了敲桌面,“是这样,我和宋年夕的婚礼应该办在马尔代夫,这地方是赫瑞文强烈推荐的。”

“这家伙自己没办成,所以才强烈推荐你去的吧!”

“你是故意来和我抬扛的吗?”

陆续也是服气了:“赫妈妈和赫爸爸实地勘察过了,温度适宜,风景漂亮,阳光明媚,而且酒店的环境也相当的好,所以我才心动的。”

厉宁从小就生活在海边,对海没啥兴趣,“我觉得实在不行,可以去欧洲租个城堡,这样是不是更浪漫一点。”

陆续眼睛先一亮,再一黯:“不要,我不想和某个明星一样!”

厉宁咳嗽一声,“或者还有一个办法,包下一条大油轮,在海上办婚礼,放烟花!”

“嘿!你小子点子那么多,为什么不早来和我说!”

“没想着要结婚!”

“现在怎么想了?”

“结个也不错!”

厉宁冷冷又补了一句:“不至于让你的婚礼太冷清!”

陆续才不信,“得了吧,你小子是来抢我风头的!”

厉宁嘴角一咧:“堂堂陆家三少,还怕人抢风头?”

陆续:“……”厉宁把脸凑近了,勾唇,每个字都充满了恶意:“是要怕的,必竟我比你要帅那么一点!”

你怎么不去死!陆续在心里咒骂一声,我他妈要吐了!……吵归吵,两人一番激烈的讨论后,决定把婚礼办在一艘五星游轮上。

地点定下来,下面就是日期。

厉宁黑道出身,做什么事情都讲究天时地利,身边也养着这样的神棍。

于是他把自己和安之,陆续和宋年夕的生辰八字发过去,请神棍找个适合四人命格的好日子。

陆续被他的骚操作惊呆了,因为他是无神论者。

两个大男人在会所厮混了一个下午,分派好各自的任务,厉宁看看时间,买单去片场接女人了。

……张大龙是在五天后,回的帝都。

怀里揣着戒指,就跟揣着圣旨一样牛B,厉宁没辙,只能亲自去接他。

张大龙的审美,还真不是吹的。

厉宁看到的第一眼,肾上腺素发狂飙升,觉得这两枚戒指从匠人的手中做出来,就是为了他和安之。

可真漂亮啊!张大龙看着他脸上的表情,无声的翻个了白眼,“前任,咱们是不是可以往市区开了,我他妈的飞了十几个小时,吃的都是飞机餐,快吐了!”

厉宁把戒指收起来:“我送你去沈鑫他们家,你去他们家吃!”

“老子辛辛苦苦赶回来,凭什么要到他们家去吃残羹剩饭?”

张大龙发飙了。

“因为……”厉宁点火,不紧不慢的发动车子,等车子驶出机场的时候,才幽幽道:“今天晚上我要求婚,你在不太方便!”

“厉宁你个王八蛋!”

一声怒吼,从某辆霸道的越野车里传出来。

……安之一看到男人,就发现了男人身上某些细小的变化。

比如:他一向黑衬衫居多,今天竟然穿了件粉色的,下面还配了一条小脚西裤,骚气十足!再比如:他的头发一向是支愣着的,什么都不擦,今天的短发上面竟然擦了一层着哩。

又比如:这人一向讨厌到外面吃饭,喜欢自己在家烹饪,今天却把她带到西餐厅。

鉴于以上种种,安之等坐定的时候,突然开口问道:“厉宁,你是不是打算和我求婚?”

“噗--”厉宁一口水喷出来,哭笑不得:“女人,你能不能别那么聪明?”

安之嗤之以鼻:“没办法,聪明不是我的错。”

既然都被识破了,厉宁也不想玩什么浪漫,从口袋里掏出方盒,打开,呈在她面前。

他动了动唇,似乎还有些难以开口。

西餐厅因为被包场的原因,周遭一片安静。

安之也不急,笑眯眯地看着他,欣赏男人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,如果不是因为怕他别扭,真想拍下来。

厉宁酝酿了一会,开了口:“其实,我从来不觉得求婚和结婚有多重要,因为戒指和结婚证都不足以承载我们的感情。

但,我还是想求一个。”

“为什么呢?”

“因为……别人都有了,我怕你没有,然后心里酸。”

安之:“……”这个理由……绝了!厉宁拿出一枚男式戒指,“来,你先帮我戴上。”

安之:“亲,你这不是求婚,你这是霸王硬上弓,我还没说同意不同意呢!”

“你难道不同意?”

厉宁神色冷了下来:“不同意你打算干什么?

安之,你给三分钟时间,你想好了再回答。”

这男人……安之看着他瞬间风雨欲来的脸,怒吼道:“你给我闭嘴!我说不同意了吗?

聘礼呢?”

“我整个人都是你的,还需要聘礼吗?

大不了以后公司的股权,世界各地房子的产权也统统换成你,这够吗?”

直男的求婚,真让人头疼啊!安之在心里叹了口气,拿过戒指套进他的无名指。

厉宁脸上顿时笑开了花,拿出女戒,牵过她骨节分明的手,轻轻套了上去,然后,在她手背上落下一吻。

整个过程,只有短短的两分钟。

但安之觉得,自己这一生,将会永远记得这两分钟!原来,被求婚居然是这么美好的一件事情,尤其当戒指套进她指尖的时候,她的心跳完全失控。

那种失控和以往的失控完全不同,用言语跟本无法形容起来,她想,也许以后可以和二姐她们聊一聊。

“坐过来!”

厉宁拍拍身旁的座位。

安之瞪大了眼睛。

“方便我吻你!”

好吧!似乎别人求完婚,都有一个缠绵悱恻的吻。

安之坐过去,还没坐稳,男人劈头盖脸把她按在身下,随即,他伸出右手,冲远入的餐厅经理打了个响指。

餐厅经理立刻关上了几盏大灯,拉着服务员彻底退了出去。

朦胧的灯光下,两人紧密相贴,从胸腹到腰胯再到四条腿,连呼吸都只隔着不到半个手掌的距离。

安之两颊微微发热:“你是在打算在这里?”

“你想多了!”

厉宁一本正经的咳嗽了一声,“我其实只想问问你,老公帅不帅?”

安之二话不说点点头。

“帝都第一帅?”

“宇宙第一帅!”

厉宁心满意足的笑笑,“那……宇宙第一帅的身体,你要不要?”
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