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周婶子家的外甥,苏春荣是见过的。

????小伙子比她大两岁,长的一表人才。

????要搁在以往,没准儿苏春荣会同意见见面。

????可现在的苏春荣,好像明白了很多道理。

????找对象和买衣服一样,不是要最漂亮的,而是要最适合自己的。这样,自己穿在身上,才能体现自己的特点和优势。

????同样,一个男人,必须理解自己,爱自己,知道心疼自己,自己的将来才能幸福。

????周婶子那外甥,上班回家,只知道躺在床上等着父母伺候,这么大了,连衣服、鞋子都得父母给洗给刷。

????他连他父母都不知道心疼,还会疼自己的媳妇吗?

????这种人,极度自私,心里只装着自己,是不适合给人家当男人的。

????接近二十岁的苏春荣,已经知道什么是好男人了。

????姚远那样的,知道为别人着想,顾及她的感受,真心对她好的男人,才是她需要的男人。

????而胡东海那种,只为了自己利益,不顾别人死活的男人,就是长相再好,也不能跟。

????苏春荣坐在三抽桌跟前,拿了筷子,准本吃那碗冒着热气的,上面还有一个完整荷包蛋的挂面,母亲则在一边收拾炉子。

????炉子里的火封了一晚上,已经快灭了。得把上面封着的那层煤捅开了,让火着上来,着旺了,然后再封死,这样才不会灭掉,等晚上苏春荣下班回来的时候,再捅开,火才能很快着上来,屋里才能暖和。

????而且,一天的时间,只要屋里炉子不灭,虽然封着,屋里就会有热乎气,不会太冷。

????这时候,苏春荣就对她妈说:“妈,我还不满二十,工作又忙,还是不考虑这事儿吧。”

????母亲就接话说:“按过去虚岁,你就叫二十一啦,早就该找对象了。春荣我跟你说,咱们娘俩关起门来说话,你也不用怕羞。这对象还是早找的好。要不等你想找了,好小伙儿都让人家给挑走了,净剩下些你不满意的,那可就高不成低不就了。

????这人啊,不愁长。我这会儿还记着你在院子里学走路的时候。一眨眼,这不就变大闺女啦?二十到二十四五,也是一眨眼的事儿。

????你这会子正是好时候,是你挑人家。要是不着急,一晃到了二十四五,就是人家挑你啦。

????你看后院杏芳,多俊的闺女?当初挑花了眼,谁都不肯跟。这会儿二十五六了,想跟人家好的,人家还不要了,到现在连个对象都找不着。”

????苏春荣就有些不耐烦说:“哎,妈,我知道了,你别啰嗦了。我就是找,也不能随便找个人吧?周婶子那外甥,我看不上!”

????她妈就吃一惊问:“荣啊,这么好的小伙子,你都看不上,那你喜欢啥样的啊?”

????苏春荣就说:“好了妈,你别问了,我得吃饭上班了,快到点啦!”

????母亲出去了,苏春荣却拿着筷子,愣怔了许久。

????是啊,她喜欢啥样的呢?

????其实,姚远的影子依旧在她心里藏着,挥之不去。离开姚远,她真的谁都无法爱上。

????兴许有一天,会有一个比姚远还优秀的人,乍然就会出现在她面前,让她彻底把姚远从自己心底里抹去吧,谁知道呢?

????终于吃了那碗面,苏春荣穿了呢子外套,裹上围巾,推着自己那辆绿色的弯梁二六自行车,出了院子。

????这自行车,是她技校毕业,去矿机上班的时候,父母给她买的。

????那时候一辆这样的自行车,虽然不是名牌,也要一百二十块钱,比父亲一月的工资都多。

????可是,父亲还是同意用家里的积蓄,给她买了这辆车子。从这一点上,也可以看出父母对她的爱。

????其实,上一世,苏春荣毅然不顾父母的坚决反对,和姚远住在一起,心里也是十分煎熬的,她辜负了父母对她的爱。

????可是,她心里爱着姚远,唯恐失去他,就那样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他,无论怎样的压力和艰难,她都不会离开他,誓死和他在一起,维护他们的爱情。

????可惜,她这份不顾一切的爱,并没有换来姚远彻底的响应。

????那个时候的苏春荣,心里的悲凉,是没有人能够体会到的。

????当这一世,姚远体会了那时候苏春荣心里的境界的时候,他又怎么会放下这个前世为他付出了一切的女人呢?

????出了院子,就是砖铺的小巷了。苏春荣跨上自行车,骑着出去。

????这样狭窄的小巷,快到拐弯的时候,要提前拨自行车上的铃铛,让弯角另一边的人提前知道,这边有车子过来了,提前做好准备。

????所以,那时候自行车的铃铛,是做的很大的,拨起来声音清脆响亮,不然极容易在这种地方出事故。

????而现在骑自行车,已经很少可以碰到这种情况了,自行车的铃铛也就做的越来越小,基本就变了一种装饰。

????苏春荣已经习惯了骑着车子,在这些曲曲弯弯的小巷里穿梭,速度一点也不慢。

????以现在孩子们的眼光来看的话,这种骑车在小巷里快速穿梭,也算的一门技术吧?

????苏春荣到达商场的时候,恰巧七点四十。把车子放到商场后院的自行车棚里,沿着后门的楼梯上楼,到三楼专卖店的入口,正好七点四十五。

????她每天都是这一个节奏,一个时间出现在这里,没有礼拜天也没有节假日。

????这时候,整个三楼还静悄悄的,没有人在。那些其他的柜台里,黑乎乎地一片。

????时光走到这时候,公家的买卖仍旧是封闭式的。售货员站在柜台里面卖货,顾客只能在柜台外面看货,不能亲自去挑拣。

????不过,因为大多数的商场实行了奖金制度,让销售额和售货员的奖金挂钩,售货员的态度比以往好了很多。当顾客隔着柜台看上一件货物的时候,可以让售货员给拿过来看看。对这件不满意,希望换一件,售货员也会收回这件,再给你拿另一件。

????而抗抗品牌加盟店,却是现代式的开放销售,让顾客和时装互动。

????不过,那时候的顾客素质,恐怕远远不及今天的人们。自己突然可以接触到不属于自己的衣服了,有不花钱偷走想法的人,恐怕不在少数。更多的则是有反正不是自己的,弄脏了也跟自己没关系的想法,根本不顾及店家的感受。

????所以,现在一个导购可以看过来的时装,那时候需要三个导购。她们更多的工作,其实是在提醒顾客自重,别把衣服给弄脏弄坏了,同时还得随时看着心怀不轨的顾客偷东西。

????人类文明的脚步,是和物质文明的高低相辅相成的,这的确不是一句虚话。

????苏春荣打开加盟店里所有的电灯,先自己在里面巡视一遍,看有没有摆放不整齐的服装,卫生哪里不合格?

????等她看完了这些,心中有数了,时间也差不多到八点了。然后她就走到专卖店入口那里,等着另三个导购和收银台出纳来上班。

????不管是谁,就是迟到一分钟,她也会记下来,给人家累积到工作时间里面去。

????这一天,导购王丽迟到了三分半。

????苏春荣在她走过自己身边的时候,看着自己腕上的手表说:“迟到三分三十六秒,按四分钟算。”

????王丽过去和苏春荣是最好的,总想着她当店长了,能够照顾一下自己。可是,这个苏春荣六亲不认一视同仁,这让她很伤心,对苏春荣也很有意见。

????王丽就站下了,对苏春荣说:“春荣,我这表还差一分钟到点呢!”说着就把自己手腕抬起来,让苏春荣看她的表。

????苏春荣淡淡地说:“我的表每天都按着收音机里的报时校准,不会错的。”然后就不说什么了。

????在苏春荣心里,她不是不想照顾王丽。可是,她照顾了王丽,就没法管别人了。她是真心希望王丽能理解她,懂这一点。可偏偏这个王丽一点也不理解她,还埋怨她不够朋友,忘恩负义。

????当初胡东海当店长的时候,我替你说多少好话?别人欺负你,我为你出过多少次头?你这样对待我,还有良心吗?

????王丽不理解她,她也没办法。解释王丽不听,也只好随她便了。两个人的关系,就这样彻底僵了。

????大家到齐之后,第一件事情,就是拖地打扫卫生。然后,在苏春荣监督下,到临时小仓库盘货。

????等盘完货出来,苏春荣赫然发现,王丽和另一个导购负责的区域之间,竟然有一拃宽的地方没打扫,连昨晚走路留下的脚印都在上面。

????她就把王丽和另一个导购都叫过来的,问是怎么回事?

????两个人互相推诿,各自都说那地方是对方的,不该自己负责。

????这时候,商场其他柜台的售货员们已经纷纷上楼来上班。

????这些售货员来上班,就意味着商场楼下已经开门了,要不然他们才不会从更衣室里出来。

????苏春荣就不和两个人啰嗦,淡淡说:“别说了,准备营业吧。你们两个,都按卫生不合格算,各自罚款一块钱。”

????那时候的一块钱,和现在几十块钱也没太大区别。

????王丽就急了,问苏春荣说:“明明是她那边没打扫干净,你凭什么罚我呀?”

????苏春荣说的很平静:“不管这点地方是谁的,它在你们相邻的区域,你们谁搭把手弄干净了也累不着。你们这种态度,还好意思争吗?”

????王丽就喊:“不在我的区域里,我凭什么打扫啊?苏春荣,你别仗着你是姚老板的小情人欺负人!”

????这一句话,对苏春荣来说,就宛如晴空打了个霹雳。

????她吃惊地看着王丽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????王丽就不屑说:“你别装蒜了,谁不知道啊,你是抗抗老板姚大傻的情人,要不你怎么能当店长呢?胡东海为啥走的,不就是因为得罪了你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