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害怕也只是一瞬间,齐小蛮心底对林怀仁的怒意早就超过了对林怀仁的恐惧,红唇咧开一道缝,露出白灿灿的牙齿:“那你尽情去闹吧!”

????说完,齐小蛮转身,扭着自己的小蛮腰,往医馆门口走去。

????“今晚七点,正齐酒店,不见不散!”

????齐小蛮一离开,铁军立即道:“林哥,我马上叫人去查!”

????“不用了,今天晚上我去一趟就知道了。”

????林怀仁倒要看看,齐小蛮跟柳辰两人又能掀起什么波澜。

????晚上七点????林怀仁准时到达酒店,齐小蛮穿着一件紧身旗袍,笑眯眯的走了过来,自然的挽着林怀仁的手:“林少,你到的可真及时呢!”

????林怀仁抽出自己的手,冷声道:“呵,何必跟我来这些虚的呢?”

????齐小蛮低头瞥一眼空空如也的手,面上也不见一丝恼怒,依旧笑道:“林少,我们之间可没有虚的,要是有机会的话,我恨不得一刀一刀刮下你的肉呢,这都是发自我内心的话,怎么可能是虚的呢!”

????若不是林怀仁亲耳听到的这些话,光看齐小蛮那一脸娇媚的模样,还真以为齐小蛮是一个对他倾慕以久的女人呢。

????林怀仁冷笑一声:“那倒是巧了,我跟你倒是有同样的想法,所以,齐小蛮,你最好不要触碰到我的底线。”

????“哈哈哈哈哈,那就看咱们谁先死在谁的手上了!”

????齐小蛮癫狂大笑,引得路人纷纷注目,林怀仁大步离开,这女人就是个疯子!????包厢中空无一人,林怀仁蹙眉,不知道今天晚上齐小蛮倒底是想要搞什么鬼。

????“别着急,你想见的人还没有来呢!”

????齐小蛮坐在林怀仁身旁,笑得花枝乱颤。

????林怀仁讥讽道:“齐家好歹也是书香世家,结果出了你这么号人物,这百年清誉怕是要毁于一旦。”

????齐小蛮脸色一变,自从她对林怀仁的恨意深扎心底后,她早就不在乎任何人对她的看法,可唯独,不喜听到别人说她有辱门楣!????“林怀仁,你也不过是个私生子而已,林家人不也同样认为你是个污点吗?”

????不得不说,近乎变态的齐小蛮,在踩人伤处的时候,还是一踩一个准儿,林家跟钱家的事情当年那是人尽皆知,林怀仁虽说是林浩业正儿八经的孩子,可林浩业跟钱梦云才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,因此,就算林怀仁明明是真爱的产物,却在别人口中也难逃私生子三个字。

????齐小蛮见林怀仁脸色大变,心中顿时有几分沾沾自喜,嘚瑟道:“林少这脸色怎么就这么难看,也是,私生子搁谁身上,谁也难受啊!”

????“齐小蛮,你不要得寸进尺!”

????林怀仁重重一掌拍在走上,怒视齐小蛮。

????“再让我听到这三个字,我保证,你这辈子永远都别想成为一个母亲!”

????齐小蛮下意识摸着自己的小腹,突然想起手腕上的红点与林怀仁今天对她的所作所为,惊恐的盯着林怀仁吼道:“你对我做了什么,林怀仁,你个杂碎,你对我到底做了什么!”

????一个女人哪怕是再邪恶,再可恶,可她也有想要做母亲的天性,如果连本性都被剥夺,那她又凭什么称为一个女人呢?

????林怀仁勾唇轻蔑道:“我只是帮了齐大小姐一个小忙而已。”

????齐小蛮戾声道:“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?”

????“齐小姐难不成忘了自己的所作所为?

忘了自己的欲求不满?

忘了自己为什么被关了那么久?”

????一幕幕充满耻辱的回忆像是影片般在齐小蛮脑海中一一闪过,齐小蛮脸色越渐苍白,盯着林怀仁的目光却是越发的怨愤刻毒,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林怀仁造成的,她的屈辱全都是因为林怀仁,是因为林怀仁,她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。

????“我不过是帮了齐小姐你一个小忙而已,解除了齐小姐将来因为不清楚孩子的父亲是谁而烦恼!”

????林怀仁讥讽一笑:“感谢就不用齐小姐你来表达了,这权当我给齐小姐的一个礼物。”

????“林怀仁,你个禽兽,你凭什么这样对我,你凭什么这样害我!”

????齐小蛮像是疯了一样,扑向林怀仁,恨不得一口一口咬下林怀仁的血肉,他怎么能这样对自己,凭什么要这样对一个无辜的她!????“凭什么?”

????林怀仁抓着齐小蛮的手臂一甩,齐小蛮收不住力一头扑在地上,林怀仁犹如睥睨蝼蚁般盯着齐小蛮:“在你做了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后,难不成你还以为自己是个无辜的人?”

????包厢的门突然拉开,柳羽辰的脸出现在门背后,林怀仁跟齐小蛮则同时愣了愣,而柳羽辰似乎对他们两人在这儿并不觉得惊讶。

????“齐小姐,我哥今天有事不会来了。”

????柳羽辰淡漠的神情中夹杂着几分不屑,柳羽辰本身就是一个才女,对齐小蛮这样不入流的女人自然看不上。

????齐小蛮见来的人是柳羽辰,心中自然也有几分明白,她从地上爬起来,拍拍身上的灰尘,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,继续坐在林怀仁身旁。

????“无所谓,柳小姐能代表辰哥就行!”

????林怀仁瞥一眼齐小蛮,这个女人别不是精分了吧,一会儿正常,一会儿不正常的。

????柳羽辰则是听到辰哥两个字时眉头微蹙:“齐小姐慎言,我们柳家跟齐家向来交集不多,柳家现在也是多事之秋,齐小姐就不要再来引火上身了吧。”

????齐小蛮脸上的伪装出现丝丝裂纹,狞笑道:“怎么?

柳辰那个窝囊废想要过河拆桥了?”

????“齐小姐,我说了,希望你慎言,你哥哥可是废了不少心血才把你放出来的,你难不成还想被抓回去关禁闭?”

????柳羽辰淡定自若的喝着茶,对付齐小蛮这种神经病,她还是有把握的。

????齐小蛮面容扭曲,重重一拳砸在桌面上:“你威胁我?”

????“友情提醒而已,同时也告诫齐小姐一句,齐家虽然也算是名门大族,不过在柳家面前,也不过是一介蝼蚁,若是齐小姐不听劝告,那也别怪羽辰我不留情面。”

????柳羽辰放下茶杯,她脸上的镇定与自信恰好与齐小蛮脸上的阴狠与扭曲形成对比。

?